您好,欢迎访问山东第一眼科大学附属眼科医院!

光明的等候(转自网易《看客》)

发布时间:2016/10/06 22:06

中国约有400万名患者因为角膜致盲,这些患者绝大多数可以通过角膜移植重见光明,但每年能接受手术的患者却不到5000人。

图为2015年3月11日,斯里兰卡一年前向西安捐献117片眼角,这枚来自斯里兰卡的眼角膜主体部分已经移植给了患者,而西安自己的角膜库没有库存已经很久了。

6月6日是国际爱眼日,然而,很多角膜病致盲患者仍然在黑暗中等待,期望一副捐赠的角膜能让他们看到世界。从2015年1月1日起,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供体来源,捐献将进入公民逝世后自愿器官捐献时代,对于还在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来说,手术等待的时间或将更长。图为2015年3月11日,西安市眼角库主任银勇看着原本应该保存眼角膜的4度恒温冰箱却一直空着,这让他很着急。

图为8个月大的祝雨晴,2014年6月4日出生于陕西咸阳乾县,出生三个月后她被诊断为角膜白斑,需要接受角膜移植手术,而等待的时间可能是好几年。

中国每年需要器官移植的患者大概有150万人,其中只有约1万人能够做上手术,供需比只有1:150。而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全球平均器官供需比为1:20~30,美国为1:5,英国则为1:3。据陈家祺估计,全国每年至少应实施30到40万例角膜移植手术,才能满足患者的需要。2014年,西安仅7人成功捐献眼角膜,10年来捐献总数是62人,但每年至少有600多名患者在排队登记等待。图为32岁的设计师常晓青,因工作患上了眼角膜疾病,排队等了一年多眼角膜也没有消息。

2010年,中国卫生计生委和红十字会曾在一些省市试点开展人体器官捐献,但效果并不理想,作为大陆10个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城市之一,南京在试点的一年间竟没有实现一例自愿器官捐献。图为2015年3月17日,北京,来自吉林通化的8岁男孩王皓达在武警总医院接受器官获取手术,捐献他的两枚眼角膜、双肾和肝脏帮助5名患者重获健康,上午11时许,父母在手术前再看孩子最后一眼。

除了主动捐献器官的人数较少,不同的地域条例对器官捐献者也造成了一定限制。图为2004年,湖北省的一位女护师王飞越在得了肺癌后决定捐献眼角膜,虽然武汉市2003年10月1日实施了《遗体捐赠条例》,但王飞越不是武汉市民,这个条例对她不适用,使她无法在武汉捐赠角膜,几经周折,她联系上了深圳狮子会眼库,2004年2月21日晚王飞越去世后她的角膜得以捐赠。

《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献及使用条例》于2003年10月1日正式实行,这是我国首部关于人体器官捐献的地方性法律法规的正式生效,2003年10月27日,一位因车祸过世的四川籍女青年扬春华成了此条例实施一来首位器官及遗体捐赠人,她的眼角膜分别捐给了两位眼疾患者,遗体捐给深圳卫生学校作医用教学用。图为杨春华的家属接过深圳红十子会秘书处赵丽珍和深圳卫生学校代表颁发的遗体和器官捐赠证书。

当下全国统一的角膜捐献及使用规范还未出台,各个省市的规定也不尽相同。在接受外国眼库的赠与角膜方面,也暂时没有规范可以参考。由于人们对角膜捐献的意识和认识不足,角膜捐献工作的发展程度较低。图为2006年6月5日,在全国爱眼日到来之际,黑龙江省农垦职业学院的近千名学生与哈医大眼科医院、省眼库签署了捐献眼角膜的协议。

目前我国每年成功移植的5000度例角膜中,有很大一部分来源于美国、斯里兰卡等国的捐赠。2015年数据统计,2014年全国所有眼库手捐赠的眼角膜数量不到2000片,而人口只有3亿的美国,2014年捐献了13万片角膜,美国本土只用了6、7万,其余角膜出口到亚洲、欧洲等国家。图为2007年2月27日,获赠者在北京同仁医院进行了手术,此眼角膜是斯里兰卡总统此次到中国带过来捐赠的。

理论上眼角膜是人体的组织而非器官,实际上,不论捐献范畴还是移植手术,眼角膜都被划分为器官。但不同于其他器官移植,角膜移植可在摘除后一星期左右时间内进行,且角膜具有无血管和淋巴管的特性,排异反应远小于其他器官,因此角膜捐献并不需要严格一对一配对。图为2001年7月12日,朱向成望着奄奄一息的儿子悲痛欲绝,不久后儿子离开了人世,父亲朱向成捐赠了儿子的眼角膜,儿子也成为了当时中国最小的遗体捐赠者。

技术上,角膜移植手术并不复杂,手术成功率可高达90%以上,中国也很早就效仿发达国家建立了眼库,但在传统观念的影响下,捐献器官风气不盛。中华眼库协会于1985年成立,到2006年接收到的自愿捐献的角膜不到100例。以广东东莞为例,2003年设立了首个眼库,但直到2007年9月才出现第一个捐赠者,到2015年,东莞眼库一共累积2例捐献。图为2001年7月12日,父亲朱向成填写儿子的捐献遗体志愿书,当时遗体和器官捐献尚是一个罕见的行为。

传统的殡葬观念是阻碍角膜捐献的一个原因。根据2011年国家卫生计生委器官捐献研究项目“公众对器官捐献态度”的调查显示,对于反对尸体器官捐献或自己不愿意捐献器官的理由,“认为死后要留全尸”的选择平率最高,占了33.1%(106/319)。相比较为传统的生死观,年轻人对遗体捐献则保留更为开放的态度。图为2006年6月5日,黑龙江省农垦职业学院的近千名学生与哈医大眼科医院、省眼库签署了捐献眼角膜的协议。

虽然传统观念影响较大,但却不在“公众对器官捐献态度”的调查中占绝对优势,还有30.1%(96/319)的受访者是因为担心捐献出去的器官为造成器官买卖,几乎与“死后要留全尸”比例相当。此外,还有20.9%(66/319)的受访者是因为对器官捐献还不够了解。图为2012年4月12日,山东潍坊,在等候手术的间隙,高位截瘫患者袁从品用力揉搓自己的面部,让自己保持镇定,他已经签署了遗体捐献登记表。

在大多数市民对器官和遗体捐赠存疑和不了解的情况下,角膜库却在宣传上难以有所作为,“毕竟我们不能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四路372号

邮编:250021

电话:0531-81276111

咨询电话:0531-81276000

公众号

小程序

版权所有 2008-2022 山东省眼科医院 信息部 鲁ICP备14000770号 鲁公网安备37010402000539号 济医广审字[2022]第0627-152号